中国古文之家 访问手机版

诸葛亮的《后出师表》全文对照翻译

推荐专题:-
文字版小提示:由于文字版本不便于保存,所以文字版本未显示完全,建议下载图片版本保存,后期我们会提供word文档版本。

后出师表

魏晋-诸葛亮

    故五月渡泸,深入不毛,并日而食;
    所以五月里渡过泸水,深入不毛之地,两天才能吃上一餐;
    是故托臣而弗疑也。
    因此委任臣下,一点也不犹疑。
    思惟北征,宜先入南。
    想到要去北伐,应该先南征。
    若复数年,则损三分之二也,当何以图敌?
    如果再过几年,就会损失原有兵力的三分之二,那时拿什么去对付敌人呢?
      曹操智计,殊绝于人,其用兵也,仿佛孙、吴,然困于南阳,险于乌巢,危于祁连,逼于黎阳,几败北山,殆死潼关,然后伪定一时耳。
      曹操的智能谋略,远远超过别人,他用兵像孙武、吴起那样,但是在南阳受到窘困,在乌巢遇上危险,在祁山遭到厄难,在黎阳被敌困逼,几乎惨败在北山,差一点死在潼关,然后才得僭称国号于一时。
      刘繇、王朗各据州郡,论安言计,动引圣人,群疑满腹,众难塞胸,今岁不战,明年不征,使孙策坐大,遂并江东,此臣之未解二也。
    刘繇、王朗,各自占据州郡,在议论安守策略时,动辄引用古代圣贤的话,大家疑虑满腹,胸中充斥着惧难,今年不去打仗,明年不去征讨,让孙策安然强大起来,终于并吞了江东,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二点。

      先帝深虑汉、贼不两立,王业不偏安,故托臣以讨贼也。
      先帝考虑到蜀汉和曹贼不能并存,帝王之业不能苟且偷安于一地,所以委任臣下去讨伐曹魏。
    臣非不自惜也,顾王业不可得偏安于蜀都,故冒危难,以奉先帝之遗意也,而议者谓为非计。
    臣下不是不爱惜自己呵,而是看到帝王之业不可能局处在蜀地而得以保全,所以冒着危险,来执行先帝的遗愿,可是争议者说这不是上策。
    而不及今图之,欲以一州之地,与贼持久,此臣之未解六也。
    不趁此时去出击敌人,却想拿益州一地来和敌人长久相持,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六点。
    然不伐贼,王业亦亡。
    但是,不去讨伐敌人,王业也是要败亡的;
    然后先帝东连吴越,西取巴蜀,举兵北征,夏侯授首,此操之失计,而汉事将成也。
    但是,后来先帝东面与孙吴连和,西面取得了巴蜀之地,出兵北伐,夏侯渊掉了脑袋,这是曹操估计错误,看来复兴汉室的大业快要成功了。
    事不可息,则住与行劳费正等。
    战争不能停息,那末耽在那里等待敌人来进攻和出去攻击敌人,其劳力费用正是相等的。
    况臣才弱,而欲以不危而定之,此臣之未解三也。
    何况臣下才能低下,而竟想不冒艰险来平定天下,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三点。
    谨陈其事如左:  高帝明并日月,谋臣渊深,然涉险被创,危然后安。
    现在谨将这些事陈述如下:  高祖皇帝的明智,可以和日月相比,他的谋臣见识广博,谋略深远,但还是要经历艰险,身受创伤,遭遇危难然后才得安定。
    此皆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,非一州之所有;
    这些都是几十年内从各处积集起来的精锐力量,不是一州一郡所能拥有的;
      今民穷兵疲,而事不可息;
      如今百姓贫穷兵士疲乏,但战争不可能停息;
    臣受命之日,寝不安席,食不甘味。
    臣下接受任命的时候,睡不安稳,食无滋味。
      自臣到汉中,中间期年耳,然丧赵云、阳群、马玉、阎芝、丁立、白寿、刘郃、邓铜等及曲长、屯将七十余人,突将、无前、賨叟、青羌、散骑、武骑一千余人。
      自从臣下进驻汉中,不过一周年而已,期间就丧失了赵云、阳群、马玉、阎芝、丁立、白寿、刘郃、邓铜等将领及部曲将官、屯兵将官七十余人,突将、无前、賨叟、青羌、散骑、武骑等士卒一千余人。
    此臣之未解五也。
    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五点。
    然后吴更违盟,关羽毁败,秭归蹉跌,曹丕称帝。
    但是,后来孙吴又违背盟约,关羽战败被杀,先帝又在秭归遭到挫败,而曹丕就此称帝。
    此臣之未解四也。
    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四点。
    以先帝之明,量臣之才,固知臣伐贼,才弱敌强也。
    以先帝那样的明察,估量臣下的才能,本来就知道臣下要去征讨敌人,是能力微弱而敌人强大的。
      夫难平者,事也。
      最难于判断的,是战事。
    凡事如是,难可逆见。
    所有的事都是这样,很难加以预料。
    今陛下未及高帝,谋臣不如良、平,而欲以长策取胜,坐定天下,此臣之未解一也。
    现在,陛下比不上高祖皇帝,谋臣也不如张良、陈平,而想用长期相持的战略来取胜,安安稳稳地平定天下,这是臣所不能理解的第一点。
    惟坐而待亡,孰与伐之?
    是坐而待毙,还是主动去征伐敌人呢?
    曹操五攻昌霸不下,四越巢湖不成,任用李服而李服图之,委任夏侯而夏侯败亡,先帝每称操为能,犹有此失,况臣驽下,何能必胜?
      曹操五次攻打昌霸而攻不下,四次想跨越巢湖而未成功,任用李服,而李服密谋对付他,委用夏侯渊,而夏侯渊却败死了,先帝常常称赞曹操有能耐,可还是有这些挫败,何况臣下才能低劣,怎能保证一定得胜呢?
    今贼适疲于西,又务于东,兵法乘劳,此进趋之时也。
    而敌人恰好在西面疲于对付边县的叛乱,东面又要竭力去应付孙吴的进攻,兵法要求趁敌方劳困时发动进攻,当前正是赶快进军的时机呵!
    昔先帝败军于楚,当此时,曹操拊手,谓天下已定。
    当初先帝兵败于楚地,这时候曹操拍手称快,以为天下已经平定了。
    臣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    臣下只有竭尽全力,到死方休罢了。
    至于成败利钝,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。
    至于伐魏兴汉究竟是成功是失败,是顺利还是困难,那是臣下的智力所不能预见的。

翻译作者:此翻译收集整理至网络,原作者不详,翻译版权归原作者。
更多 翻译内容


  先帝考虑到蜀汉和曹贼不能并存,帝王之业不能苟且偷安于一地,所以委任臣下去讨伐曹魏。以先帝那样的明察,估量臣下的才能,本来就知道臣下要去征讨敌人,是能力微弱而敌人强大的。但是,不去讨伐敌人,王业也是要败亡的;是坐而待毙,还是主动去征伐敌人呢?因此委任臣下,一点也不犹疑。臣下接受任命的时候,睡不安稳,食无滋味。想到要去北伐,应该先南征。所以五月里渡过泸水,深入不毛之地,两天才能吃上一餐;臣下不是不爱惜自己呵,而是看到帝王之业不可能局处在蜀地而得以保全,所以冒着危险,来执行先帝的遗愿,可是争议者说这不是上策。而敌人恰好在西面疲于对付边县的叛乱,东面又要竭力去应付孙吴的进攻,兵法要求趁敌方劳困时发动进攻,当前正是赶快进军的时机呵!现在谨将这些事陈述如下:
  高祖皇帝的明智,可以和日月相比,他的谋臣见识广博,谋略深远,但还是要经历艰险,身受创伤,遭遇危难然后才得安定。现在,陛下比不上高祖皇帝,谋臣也不如张良、陈平,而想用长期相持的战略来取胜,安安稳稳地平定天下,这是臣所不能理解的第一点。
刘繇、王朗,各自占据州郡,在议论安守策略时,动辄引用古代圣贤的话,大家疑虑满腹,胸中充斥着惧难,今年不去打仗,明年不去征讨,让孙策安然强大起来,终于并吞了江东,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二点。
  曹操的智能谋略,远远超过别人,他用兵像孙武、吴起那样,但是在南阳受到窘困,在乌巢遇上危险,在祁山遭到厄难,在黎阳被敌困逼,几乎惨败在北山,差一点死在潼关,然后才得僭称国号于一时。何况臣下才能低下,而竟想不冒艰险来平定天下,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三点。
  曹操五次攻打昌霸而攻不下,四次想跨越巢湖而未成功,任用李服,而李服密谋对付他,委用夏侯渊,而夏侯渊却败死了,先帝常常称赞曹操有能耐,可还是有这些挫败,何况臣下才能低劣,怎能保证一定得胜呢?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四点。
  自从臣下进驻汉中,不过一周年而已,期间就丧失了赵云、阳群、马玉、阎芝、丁立、白寿、刘郃、邓铜等将领及部曲将官、屯兵将官七十余人,突将、无前、賨叟、青羌、散骑、武骑等士卒一千余人。这些都是几十年内从各处积集起来的精锐力量,不是一州一郡所能拥有的;如果再过几年,就会损失原有兵力的三分之二,那时拿什么去对付敌人呢?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五点。
  如今百姓贫穷兵士疲乏,但战争不可能停息;战争不能停息,那末耽在那里等待敌人来进攻和出去攻击敌人,其劳力费用正是相等的。不趁此时去出击敌人,却想拿益州一地来和敌人长久相持,这是臣下所不能理解的第六点。
  最难于判断的,是战事。当初先帝兵败于楚地,这时候曹操拍手称快,以为天下已经平定了。但是,后来先帝东面与孙吴连和,西面取得了巴蜀之地,出兵北伐,夏侯渊掉了脑袋,这是曹操估计错误,看来复兴汉室的大业快要成功了。但是,后来孙吴又违背盟约,关羽战败被杀,先帝又在秭归遭到挫败,而曹丕就此称帝。所有的事都是这样,很难加以预料。臣下只有竭尽全力,到死方休罢了。至于伐魏兴汉究竟是成功是失败,是顺利还是困难,那是臣下的智力所不能预见的。

    欢迎留言/纠错(共有信息0条)
    网友留言
    暂时没有相关的纠错或者留言评论信息!
    古文之家 www.cngwzj.com ICP备案: 渝ICP备08100657号-6
    古文投稿联系方式 邮箱:keringing@qq.com QQ:82045022 本站非赢利组织,为个人网站,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和交流,如无意间侵权,请联系告知,立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