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文之家 访问手机版

《《西湖梦寻》自序》的全部原文(张岱)

推荐专题:-

题记:

张岱出身于仕宦之家,自幼珠环翠绕,过着富贵温柔的生活。优裕的家庭环境培养了他诸多艺术爱好,诗文、戏曲、音乐、绘画、园林无所不通……然而将近50岁时,清兵南下,打破了他的诗酒生涯。他誓不投靠满族新统治者,避兵嵊县山中,过着贫困不堪的生活,以著述自娱。这篇序文叙述了创作《西湖梦寻》之缘由:“西湖无日不入吾梦中,而梦中之西湖实未尝一别余”,而今“仅存瓦砾,余梦中所有者反为西湖所无……”,因此,他“惟梦是保……留之后世,以作西湖之影”。他不愿从梦中走出去体味那梦醒后无路可走的悲哀,只想留连于梦的虚幻世界,徜徉于理想的精神家园。他满腔的喟慨和对往日盛事那魂牵梦萦的思念之情就付诸笔墨,饱含泪水撰成了《西湖梦寻》。

《西湖梦寻》自序

明代-张岱

  余生不辰,阔别西湖二十八载,然西湖无日不入吾梦中,而梦中之西湖,实未尝一日别余也。
  前甲午、丁酉两至西湖,如涌金门商氏之楼外楼,祁氏之偶居,钱氏、余氏之别墅,及余家之寄园,一带湖庄,仅存瓦砾,则是余梦中所有者,反为西湖所无。及至断桥一望,凡昔日之弱柳夭桃、歌楼舞榭,如洪水淹没,百不存一矣。余及急急走避,谓余为西湖而来,今所见若此,反不如保我梦中之西湖尚得安全无恙也。
  因想余梦与李供奉异,供奉之梦天姥也,如神女名姝,梦所未见,其梦也幻;余之梦西湖也,如家园眷属,梦所故有,其梦也真。今余僦居他氏已二十三载,梦中犹在故居,旧役小溪,今已白头,梦中仍是总角。夙习未除,故态难脱,而今而后,余但向蝶庵岑寂,蘧榻于徐,唯吾旧梦是保,一派西湖景色,犹端然未动也。儿曹诘问,偶为言之,总是梦中说梦,非魇即呓也。因作梦寻七十二则,留之后世,以作西湖之影。
  余犹山中人,归自海上,盛称海错之美,乡人竞来共舐其眼。嗟嗟!金齑瑶柱,过舌即空,则舐眼亦何救其馋哉!
  岁辛亥七月既望,古剑蝶庵老人张岱题。
 

注释

不辰:不得其时。辰,时刻,时运。

甲午:清顺治十一年(1654)。丁酉:清顺治十四年(1657)。

商氏之楼外楼:指前明吏部尚书商周祚之楼外楼。

祁氏之偶居:指右佥都御史祁彪佳之偶居。

钱氏、余氏之别墅:指东阁大学士钱象坤、翰林院修撰余煌之别墅。

寄园:张岱自己家的寄园,包括前几处地点都在湖山佳绝处,与水光互映,堪称盛景。

断桥:在杭州西湖白堤上,原名宝祐桥,唐时称为断侨。“断桥残雪”为“西湖十景”之一。

弱柳夭桃:此处既指自然景色,又指歌楼舞女。

恙:病,损伤。

李供奉:指李白。李白天宝初被召入京,供奉翰林。

天姥(mǔ):天姥山。李白有诗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。

僦(jiù)居:租赁。

傒(xī):古代指被役使的人。

总角:童年时代。《诗·齐风·甫田》:“总角丱兮。”

“余但”二句:《庄子·齐物论》云:“昔者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,自喻适志与,不知周也。俄然觉,则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?胡蝶之梦为周与?”张岱取意于此,名其庵为蝶,其榻为蘧。于徐:纡徐,从容宽缓的样子。

曹:辈。

魇:说梦话。呓:梦话。

海错:海产种类繁多,通称为海错。

舐(shì)眼:用舌舔眼睛。这是一个奇特的比喻,意谓乡人知其见到过多种美味,便想舔他的眼睛来感受那些美味。

金齑(jī)瑶柱:泛指美味食物。金齑,吴中以菰菜为羹,菜黄如金,故名。瑶柱即江瑶柱,又名“海月”,一种贝类,壳大而薄,前尖后宽,呈楔形,其肉极为鲜美。

辛亥:即清康熙十年(1671)。既望:指农历每月的十六日。望,农历每月十五日。

古剑:指四川。张岱先祖原住四川,故而自称蜀人。


    更多张岱相关作品
        陶庵国破家亡,无所归止。披发入山,駴駴为野人。故旧见之,如毒药猛兽,愕窒不...
      西湖七月半,一无可看,止可看看七月半之人。看七月半之人,以五类看之。其一,楼船...
        余生不辰,阔别西湖二十八载,然西湖无日不入吾梦中,而梦中之西湖,实未尝一日...
        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鸟声俱绝。是日更定矣,余拏一小舟...
    欢迎留言/纠错(共有信息0条))

    网友留言
    暂时没有相关的纠错或者留言评论信息!
    古文之家 www.cngwzj.com ICP备案: 渝ICP备08100657号-6
    古文投稿联系方式 邮箱:cngwzj@foxmail.com 本站非赢利组织,为个人网站,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和交流,如无意间侵权,请联系告知,立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