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文之家 访问手机版
当前位置:古文之家 国学常识 笠翁对韵-卷二

笠翁对韵-卷二

一、先


寒对暑,日对年。蹴踘对秋千。丹山对碧水,淡雨对轻烟。歌宛转,貌婵娟。雪赋对云笺。荒芦栖宿雁,疏柳噪秋蝉。洗耳尚逢高士笑,折腰肯受小儿怜。郭泰泛舟,折角半垂梅子雨;山涛骑马,接篱倒着杏花天。


洗耳:尧时有颍水箕山高人曰巢父、许由,尧欲以天下让许由,巢父以为污耳,就池水洗之。池主怒曰:“何污我水?” “郭泰雨中巾”注释。 “白接”注释。


轻对重,脆对坚。碧玉对青钱。郊寒对岛瘦,酒圣对诗仙。依玉树,步金莲。凿井对耕田。杜甫清宵立,边韶白昼眠。豪饮客吞杯底月,酣游人醉水中天。斗草青郊,几行宝马嘶金勒;看花紫陌,千里香车拥翠钿。


郊寒岛瘦:宋苏轼《祭柳子玉文》:“元轻白俗,郊寒岛瘦”。因孟郊、贾岛之诗,清峭瘦硬,好作苦语,故此称之。 玉树:《世说新语.容止》:魏明帝使后弟毛曾与夏侯玄共坐。时入谓之“兼葭倚玉树”。 金莲:《南史.齐东昏侯妃》载,南朝齐东昏侯以金为莲花贴地,令潘妃行其上,曰:“步步生莲花也。”后以金莲指女子纤足。 清宵立:唐杜甫诗:“思家步月清宵立。” 白昼眠:东汉边韶常昼眠,弟子嘲之曰:“边孝先,腹便便,懒读书,昼贪眠。”


吟对咏,授对传。乐矣对凄然。风鹏对雪雁,董杏对周莲。春九十,岁三千。钟鼓对管弦。入山逢宰相,无事即神仙。霞染武陵桃淡淡,烟荒隋堤柳绵绵。七碗月团,啜罢清风生腋下;三杯云液,饮余红雨晕腮边。


中对外,后对先。树下对花前。玉树对金屋,叠嶂对平川。孙子策,祖生鞭。盛席对华筵。醉解知茶力,愁消识酒权。彩剪芰荷开冻沼,锦妆凫雁泛温泉。帝女衔石,海中遗魄为精卫;蜀王叫月,枝上游魂化杜鹃。


二 、箫

琴对笛,釜对瓢。水怪对花妖。秋声对春色,白缣对红绡。臣五代,事三朝。斗柄对弓腰。醉客歌金缕,佳人品玉箫。风定落花闲不扫,霜余残叶湿难烧。千载兴周,尚父一竿投渭水;百年霸越,钱王万弩射江潮。


臣五代:冯道历事后唐、后晋、后辽、后汉、后周五朝。 事三朝:沈约事南朝宋、齐、梁三朝。尚父:周初姜尚被周武王尊为尚父。 射江潮:吴越王钱镠,作御潮铁柱于江中,未成而潮至。王命万弩射之,潮果退。筑土一升者偿钱一升,故名之曰钱塘。


荣对悴,夕对朝。露地对云霄。商彝对周鼎,殷濩对虞韶。樊素口,小蛮腰。六诏对三苗。朝天车奕奕,出塞马萧萧。公子幽兰重泛舸,王孙芳草正联镳。潘岳高怀,曾向秋天吟蟋蟀;王维清兴,尝于雪夜画芭蕉。


樊素、小蛮:唐白居易之二妾名。白有诗云:“樱桃樊素口,杨柳小蛮腰。” 六诏:唐时,我国西南部的少数民族称王为诏,当时有越析、蒙舍等六诏。其地在今云南及四川西南部。 吟蟋蟀:晋潘岳《秋兴赋》:“熠耀粲于阶闼兮,蟋蟀鸣乎轩屏。” 画芭蕉:唐王维作画不论四时,尝画雪中芭蕉。


耕对读,牧对樵。琥珀对琼瑶。兔毫对鸿爪,桂棹对兰桡。鱼潜藻,鹿藏蕉。水远对山遥。湘灵能鼓瑟,嬴女解吹箫。雪点寒梅横小院,风吹弱柳覆平桥。月牖通宵,绛蜡罢时光不减;风帘当昼,雕盘停后篆难消。


鹿藏蕉:《列子.周穆王》:“郑人有薪者,遇鹿而毙之,藏诸泥中,覆之以蕉,俄而失其处,遂以为梦,顺途而道其事。傍闻者取之,归告室人曰:‘薪者梦得鹿,不知其处,我今得之,彼真在梦中矣。’”湘灵:湘水之神。《楚辞.远游》:“使湘灵鼓瑟兮,令海若舞冯夷。”嬴女:秦穆公女弄玉,吹箫引凤。秦穆公,姓嬴。绛蜡:红色的蜡烛。 篆:焚香而起的烟,弯曲如篆字。


三、肴


诗对礼,卦对爻。燕引对莺调。晨钟对暮鼓,野蔌对山肴。雉方乳,鹊始巢。猛虎对神獒。疏星浮荇叶,皓月上松梢。为邦自古推瑚琏,从政于今愧斗筲。管鲍相知,能交忘形胶漆友;蔺廉有隙,终对刎颈死生交。


歌对舞,笑对嘲。耳语对神交。焉乌对亥豕,獭髓对鸾胶。宜久敬,莫轻抛。一气对同胞。祭遵甘布被,张禄念绨袍。花径风来逢客访,柴扉月到有僧敲。夜雨园中,一颗不雕王子柰;秋风江上,三重曾卷杜公茅。


衙对舍,廪对庖。玉磬对金铙。竹林对梅岭,起凤对腾蛟。鲛绡帐,兽锦袍。露果对风梢。扬州输橘柚,荆土贡菁茅。断蛇埋地称孙叔,渡蚁编桥识宋郊。好梦难成,蛩响阶前偏唧唧;良明远至,鸡声窗外正嘐嘐。


鲛绡:传说南海有鲛人,水居如人,不废绩织,其所织之绡,称为鲛绡。 兽锦:集鳞豹毳,织为文绮,称兽锦。 菁茅:草名。古代祭祀用以漉酒去滓。《谷梁传.僖四年》桓公曰:“昭王南征不反,菁茅之贡不至,故周室不祭。”孙叔:孙叔敖。战国时楚国人,幼时见两头蛇,杀而埋之,恐后有人见而致死。 宋郊:传说宋郊见蚂蚁为雨所溺,渡而活之,后为状元。

四、豪


茭对茨,荻对蒿。山麓对江皋。莺簧对蝶板,麦浪对松涛。骐骥足,凤凰毛。美誉对嘉褒。文人窥蠹简,学士书兔毫。马援南征载薏苡,张骞西使进葡萄。辩口悬河,万语千言常亹亹;词源倒峡,连篇累牍自滔滔。


梅对杏,李对桃。棫朴对旌旄。酒仙对诗史,德泽对恩膏。悬一榻,梦三刀。拙逸对贵劳。玉堂花烛绕,金殿月轮高。孤山看鹤盘云下,蜀道闻猿向月号。万事从人,有花有酒应自乐;百年皆客,一丘一壑尽吾豪。


台对省,署对曹。分袂对同胞。鸣琴对击剑,返辙对回艚。良借箸,操捉刀。香茗对醇醪。涓泉归海大,寸壤积山高。石室客来煎雀舌,画堂宾至饮羊羔。被谪贾生,湘水凄凉吟《鵩鸟》;遭谗屈子,江潭憔悴著离骚。


借箸:汉初张良遇高祖进食时,即席借箸(筷子)画策。提刀:《三国志.魏武纪》:“北使见魏王,操捉刀立旁,使出曰:‘魏王亦复平常,捉刀人乃真英雄耳!’” “篑土”句:《尚书.旅獒》:“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。”篑,盛土的竹筐。 雀舌:茶名。羊羔:酒名。《事物绀珠》:“羊羔酒出汾州,色白莹,饶风味。” 吟鹏鸟:西汉贾谊作《鹏鸟赋》。 著离骚:战国楚国大夫屈原作《离骚》。《史记.屈原贾生列传》:“屈原至于江滨,披发行吟泽畔。颜色憔悴,形容枯槁。”


五、歌

微对巨,少对多。直干对平柯。蜂媒对蝶使,雨笠对烟蓑。眉淡扫,面微酡。妙舞对清歌。轻衫裁夏葛,薄袂剪春罗。将相兼行唐李靖,霸王杂用汉萧何。月本阴精,岂有羿妻曾窃药;星为夜宿,浪传织女漫投梭。


李靖:唐初功臣,三定朔方,位兼将相。 霸王杂用:霸业与王业交替使用。儒家称以力假仁者为霸,以德行仁政者为王。萧何:汉高祖谋士,后为丞相。窃药:《太平御览》:传说羿有长生药,其妻窃之,因奔月宫,是为嫦娥。 星为夜宿:牛郎织女均为星宿名。投梭:传说织女能纺纱织布。


慈对善,虐对苛。缥缈对婆娑。长杨对细柳,嫩蕊对寒莎。追风马,挽日戈。玉液对金波。紫诏衔丹凤,黄庭换白鹅。画角江城梅作调,兰舟野渡竹为歌。门外雪飞,错认空中飘柳絮;岩边瀑响,误疑天半落银河。


松对竹,荇对荷。薜荔对藤萝。梯云对步月,樵唱对渔歌。升鼎雉,听经鹅。北海对东坡。吴郎哀废宅,邵子乐行窝。丽水良金皆入冶,昆山美玉总须磨。雨过皇州,琉璃色灿华清瓦;风来帝苑,荷芰香飘太液波。


升鼎:商时有雉,升庙鼎而鸣。 听经:传说僧志违养鹅,能听经说法。 北海:汉孔融为北海令,人称孔北海。东坡:宋代苏轼,在黄冈东坡筑室,因号东坡。 哀废宅:唐吴融有《废宅》诗:“风飘碧瓦雨摧垣,却有邻人与锁门。” 乐行窝:宋邵雍名其居为安乐窝。 华清:唐代行宫临潼华清池。太液:汉、唐皇宫苑内均有太液池。


笼对槛,巢对窝。及第对登科。冰清对玉润,地利对人和。韩擒虎,荣驾鹅。青女对素娥。破头朱泚笏,折齿谢鲲梭。留客酒杯应恨少,动人诗句不须多。绿野凝烟,但听村前双牧笛;沧江积雪,惟看滩上一渔蓑。


冰清玉润:《晋书.卫玠传》:“玠妻父乐广,有海内重名,议者以为:‘妇公冰清,女婿玉润。’”喻人品高洁。韩擒虎:隋代大将,屡立战功。荣驾鹅:春秋时鲁昭公之大臣。 青女:神话中的霜神。素娥:月中女神名嫦娥。月色白,故又称素娥。唐李商隐《霜月》诗:“青女素娥俱耐冷,月中霜里斗蝉娟。”朱泚:唐代大臣,欲窃皇位,被段秀实以笏击破其头。 谢鲲梭:《晋书.谢鲲传》:“邻家高氏女有美色,鲲尝挑之,女投梭,折其两齿。” 一渔蓑:唐柳宗元《江雪》诗: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”

  

六、麻


清对浊,美对嘉。鄙吝对矜夸。花须对柳眼,屋角对檐牙。志和宅,博望槎。秋实对春华。乾炉烹白雪,坤鼎炼丹砂。深宵望冷沙场月,绝塞听残野戍笳。满院松风,钟声隐隐为僧舍;半窗花月,锡影依依是道家。


志和宅:张志和,唐代诗人,肃宗时待诏翰林,授左金吾卫录事参军,因事遭贬,自此不仕,隐居江湖,“以太虚为庐,明月为伴”。博望槎:汉张骞封博望侯。《荆楚岁时记》:“汉武帝令张骞使大夏,寻河源。乘槎经月,而至一处,见城郭和州府,室内有一女织,又见一丈夫牵牛饮河。骞问曰:‘此星何处?’答曰:‘可问严君平。’织女取搘机石与骞而还。”始知已到牛郎、织女星。


雷对电,雾对霞。蚁阙对蜂衙。寄梅对怀橘,酿酒对烹茶。宜男草,益母花。杨柳对蒹葭。班姬辞帝辇,蔡琰泣胡笳。舞榭歌楼千万户,竹篱茅舍两三家。珊枕半床,月明时梦飞塞外;银筝一曲,花落处人在天涯。


寄梅:南朝宋范晔在长安,陆凯自江南寄梅花一枝。诗曰:“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”怀橘:陆绩怀橘,见前注。宜男草:即萱草。益母花:中药名。班姬:汉成帝游后苑,命班婕妤同辇,辞不敢。 蔡琰:汉末蔡邕女,早寡。被虏入胡,作《胡笳十八拍》。


圆对缺,正对斜。笑语对咨嗟。沈腰对潘鬓,孟笋对卢茶。百舌鸟,两头蛇。帝里对仙家。尧仁敷率土,舜德被流沙。桥上授书曾纳履,壁间题句已笼纱。远塞迢迢,露碛风沙何可极;长沙渺渺,雪涛烟浪信无涯。


疏对密,朴对华。义鹘对慈鸦。鹅群对雁阵,白苎对黄麻。读三到,吟八叉。肃静对喧哗。围棋兼把钓,沉李并浮瓜。羽客片时能煮石,狐禅千劫似蒸沙。党尉粗豪,金帐笼香斟美酒;陶生清逸,银铛融雪啜团茶。


  “党尉”四句:《事文类聚》载,宋陶谷得党太尉家姬,偶烹雪茶。陶曰:“党家有此味否?”姬曰:“彼但知坐销金帐里,共饮羊羔美洒,浅斟低唱而已。”


七、阳


台对阁,沼对塘。朝雨对夕阳。游人对隐士,谢女对秋娘。三寸舌,九回肠。玉液对琼浆。秦皇照胆镜,徐肇返魂香。青萍夜啸芙蓉匣,黄卷时摊薜荔床。元亨利贞,天地一机成化育;仁义礼智,圣贤千古立纲常。


红对白,绿对黄。昼永对更长。龙飞对凤舞,锦缆对牙樯。云弁使,雪衣娘。故国对他乡。雄文能徙鳄,艳曲为求凰。九日高峰惊落帽,暮春曲水喜流觞。僧占名山,云绕双林藏古殿;客栖胜地,风飘落叶响空廊。


云弁使:即蜻蜓。雪衣娘:即白鹦鹉。 徙鳄:唐代潮州有鳄鱼为害,韩愈为守,作《祭鳄鱼文》,鳄乃去。 求凰:汉代卓王孙,成都富户,有女文君新寡,司马相如奏《凤求凰》之曲以挑之。落帽:晋孟嘉为桓温之参军,重阳节宴集龙山,风吹落帽。 流觞:晋王羲之等一批名士,在农历三月初三,在山阴兰亭之水边嬉游采兰,曲水流觞,赋诗以娱,以消除不祥,称为修禊。


衰对壮,弱对强。艳饰对新妆。御龙对司马,破竹对穿杨。读班马,识求羊。水色对山光。仙棋藏绿橘,客枕梦黄梁。池草入诗因有梦,海棠带恨为无香。风起画堂,帘箔影翻青荇沼;月斜金井,辘轳声度碧梧墙。


臣对子,帝对王。日月对风霜。乌台对紫府,蔀屋对岩廊。香山社,昼锦堂。雪牖对云房。芬椒涂内壁,文杏饰高梁。贫女幸分东壁影,幽人高卧北窗凉。绣阁探春,丽日半笼青镜色;水亭醉夏,薰风常透碧筒香。


八、庚


形对貌,色对声。夏邑对周京。江云对渭树,玉磬对银筝。人老老,我卿卿。晓燕对春莺。玄霜舂玉杵,白露贮金茎。贾客君山秋弄笛,仙人缑岭夜吹笙。帝业独兴,尽道汉高能用将;父书空读,谁言赵括善知兵。


功对业,性对情。月上对云行。乘龙对附骥,阆苑对蓬瀛。春秋笔,月旦评。东作对西成。隋珠光照乘,和璧价连城。三箭三人唐将勇,一琴一鹤赵公清。汉帝求贤,诏访严滩逢故旧;宋廷优老,年尊洛社重耆英。


昏对旦,晦对明。久雨对新晴。蓼湾对花港,竹友对梅兄。黄石叟,丹丘生。犬吠对鸡鸣。暮山云外断,新水月中平。半榻清风宜午梦,一犁好雨趁春耕。王旦登庸,误我十年迟作相;刘羵下第,愧他多士早成名。


黄石叟:即汉初张良所遇仙人黄石公。丹丘生:仙人。丹丘,神话中神仙之地,昼夜长明。王旦:《宋史.王旦传》载,宋王旦柄权十八年,死后,王钦若继为宰相。王钦若语人曰:“为王公迟我十年作宰相。”刘蕡不第:见前注。


九、青


庚对甲,巳对丁。魏阙对彤庭。梅妻对鹤子,珠箔对银屏。鸳浴沼,鹭飞汀。鸿雁对鹡(鴒)。人间寿者相,天上老人星。八月好修攀桂斧,三春须系护花铃。江阁秋登,一水净连天际碧;石栏晓倚,群山秀向雨余青。


梅妻鹤子:宋林逋,隐居杭州西湖孤山,终生不娶,以梅、鹤自娱,人称其“梅妻鹤子”。珠箔银屏:唐白居易《长恨歌》:“珠箔银屏迤逦开。” “八月”句:旧时以科举登第为攀柱。考试时间一般定在八月,称“秋闱”。护花铃:明代宁王爱花,尝作护花铃,蜂、鸟至则牵铃惊之。


危对乱,泰对宁。纳陛对趋庭。金盘对玉箸,泛梗对浮萍。群玉圃,众芳亭。旧典对新型。骑牛闲读史,牧豕自横经。秋首田中禾颖重,春余园内菜花馨。旅次凄凉,塞月江风皆惨淡;筵前欢笑,燕歌赵舞独娉婷。


泛梗浮萍:浮动在水面的树梗和萍草。比喻飘荡无主。唐徐夤《别》诗:“酒尽欲终问后期,泛萍浮梗不胜悲。” 骑牛:隋末李密骑牛读《汉书》,常挂书卷于牛角之上。 牧豕:汉公孙弘少为人牧豕(猪),勤于学,常带经卷而读,年五十位至丞相。


十、蒸

蘋对蓼,芡对菱。雁弋对鱼罾。齐纨对鲁缟,蜀锦对吴绫。星渐没,日初升。九聘对三征。萧何曾作吏,贾岛昔为僧。贤人视履循规矩,大斧挥斤按准绳。野渡春风,人喜乘潮移酒舫;江天暮雨,客愁隔岸对渔灯。


九聘:多次聘请。出典未详。三征:朝廷三次征召。《后汉书.杨伦传》:“伦前后三征,皆以直谏不合。”贾岛:唐代诗人贾岛,原为僧人,法名无本。韩愈劝其读书,乃还俗,参加进士考试,但屡试不中。


谈对吐,谓对称。冉闵对颜曾。侯嬴对伯嚭,祖逖对孙登。抛白纻,宴红绫。胜友对良朋。争名如逐鹿,谋利似趋蝇。仁杰姨惭周不仕,王陵母识汉方兴。句写穷愁,浣花寄迹传工部;诗吟变乱,凝碧伤心叹右丞。


十一、尤

荣对辱,喜对忧。缱绻对绸缪。吴娃对越女,野马对沙鸥。茶解渴,酒消愁。白眼对苍头。马迁修史记,孔子作春秋。莘野耕夫闲举耜,磻溪渔父晚垂钩。龙马游河,羲圣因图而画卦;神龟出洛,禹王取法以明畴。


白眼:三国魏末阮籍能作青、白眼。苍头:以青巾裹头的士卒。《战国策.魏策》:“今窃闻大王之卒,武力二十余万,苍头二十万。” 莘野耕夫:《孟子.万章上》:“伊尹耕于有莘之野,而乐尧舜之道焉。” 磻溪渔父:指商代末年的姜尚。


冠对履,舄对裘。院小对庭幽。面墙对膝地,错智对良筹。孤嶂耸,大江流。芳泽对园丘。花潭来越唱,柳屿起吴讴。莺懒燕忙三月雨,蛩摧蝉退一天秋。钟子听琴,荒径入林山寂寂;谪仙捉月,洪涛接岸水悠悠。


错智:汉晁错多智,人称智囊。良筹:汉初张良借箸筹画政事。钟子听琴:钟子,即钟子期。参见前“高山流水”注释。 谪仙捉月:传说唐李白在采石矶,醉后下江捉月而溺死。


鱼对鸟,鸽对鸠。翠馆对红楼。七贤对三友,爱日对悲秋。虎类狗,蚁如牛。列辟对诸侯。陈唱临春乐,隋歌清夜游。空中事业麒麟阁,地下文章鹦鹉洲。旷野平原,猎士马蹄轻似箭;斜风细雨,牧童牛背稳如舟。  


十二、侵

歌对曲,啸对吟。往古对来今。山头对水面,远浦对遥岑。勤三上,惜寸阴。茂树对平林。卞和三献玉,杨震四知金。青皇风暖催芳草,白帝城高急暮砧。绣虎雕龙,才子窗前挥彩笔;描鸾刺凤,佳人帘下度金针。


登对眺,涉对临。瑞雪对甘霖。主欢对民乐,交浅对言深。耻三战,乐七擒。顾曲对知音。大车行槛槛,驷马聚骎骎。紫电青虹腾剑气,高山流水识琴心。屈子怀君,极浦吟风悲泽畔;王郎忆友,扁舟卧雪访山阴。


三战:《史记.平原君虞卿列传》:“毛遂谓楚王曰:白起小竖子耳!一战而举鄢郢,再战而烧夷陵,三战而辱王之先人,而王不知耻焉!” 七擒:三国时诸葛亮征孟获,七纵七擒。顾曲:《三国志.周瑜传》载,三国吴周瑜善审音律,曲有阙误,瑜必知之,知之必顾,故时人谣曰:“曲有误,周郎顾。”王郎:《世说新语.任诞》载,晋王子猷雪夜访山阴戴逵,经宿方至,造门不入而返,人问其故,王曰:“吾本乘兴而行,兴尽而返,何必见戴。”


十三、覃

宫对阙,座对龛。水北对天南。蜃楼对蚁郡,伟论对高谈。遴杞梓,树楩楠。得一对函三。八宝珊瑚枕,双珠玳瑁簪。萧王待士心惟赤,卢相欺君面独蓝。贾岛诗狂,手拟敲门行处想;张颠草圣,头能濡墨写时酣。


蜃楼:宋苏轼仕登州,作文祷海,而见海市蜃楼。 蚁郡:《南柯太守传》传奇,淳于棼梦入槐下蚁国,蚁王纳为婿,封南柯郡。 得一:《老子本义.下篇》:“天得一以清,地得一以宁,神得一以灵……”萧王:更始二年,刘玄遣侍御史持节立光武为萧王。 卢相:唐代奸相卢杞,貌蓝而心险,人称蓝面鬼。 敲门:《唐诗纪事》:贾岛赴举至京,骑驴赋诗,得“僧推月下门”之句,欲改“推”作“敲”,引手作推敲之势。濡墨:唐张旭善草书,醉后以头濡墨作狂草。人称其为张颠。


闻对见,解对谙。三橘对双柑。黄童对白叟,静女对奇男。秋七七,径三三。海色对山岚。鸾声何哕哕,虎视正眈眈。仪封疆吏知尼父,函谷关人识老聃。江相归池,止水自盟真是止;吴公作宰,贪泉虽饮亦何贪。


十四、盐

宽对猛,冷对炎。清直对尊严。云头对雨脚,鹤发对龙髯。风台谏,肃堂廉。保泰对鸣谦。五湖归范蠡,三径隐陶潜。一剑成功堪佩印,百钱满卦便垂帘。浊酒停杯,容我半酣愁际饮;好花傍座,看他微笑悟时拈。


风台谏:风,厉也。台,台省。谏,谏臣。 肃堂廉:廉,阶陛之侧隅也。西汉贾谊《治安策》:“人主如堂,人臣如陛,众庶如地。”范蠡:字少伯,越国大夫。佐越王勾践破吴。成功后,载西施隐入五湖。 一剑:战国时苏秦尝佩一剑,说六国连横,终佩六国相印。 百钱:汉严遵,字君平,卖卜成都,每日得百钱,即闭户垂帘收市。 微笑:释迦佛拈花示众,独迦叶一人微笑,世尊乃付以正法。


连对断,减对添。淡泊对安恬。回头对极目,水底对山尖。腰袅袅,手纤纤。凤卜对鸾占。开田多种粟,煮海尽成盐。居同九世张公艺,恩给千人范仲淹。箫弄凤来,秦女有缘能跨羽;鼎成龙去,轩臣无计得攀髯。


张公:唐张公艺,九世同堂而居。高宗幸其第,问何以能如此?公书百“忍”字以进之。范仲淹:宋代大臣,谥文正,施义粜以养宗族。攀髯:传说轩辕皇帝铸鼎成,龙降,骑之上升。其臣攀龙髯欲随之升天,未得。


人对己,爱对嫌。举止对观瞻。四知对三语,义正对辞严。勤雪案,课风檐。漏箭对书笺。文繁归獭祭,体艳别香奁。昨夜题梅更一字,早春来燕卷重帘。诗以史名,愁里悲歌怀杜甫;笔经人索,梦中显晦老江淹。


四知:即杨震四知,见前注。 三语:晋王戎问阮瞻,老子、孔子之道若何?曰:“将无同。”时人谓之三语掾。獭祭:唐李商隐作诗文,多拣阅书册,左右鳞次,号为獭祭鱼。香奁:唐韩偓好作艳诗,诗集名《香奁集》。人称香奁体。 更一字:唐僧齐己题梅花诗曰:“昨夜数枝开”。郑谷改为“一枝开”,时人称为一字师。诗史:唐杜甫,感痛时事,发之为诗,人称“诗史”。 笔索:《南史.江淹传》载,江淹尝宿于冶亭,梦一丈夫自称郭璞,谓淹曰:“吾有笔在卿处多年,可以见还。”淹乃探怀中得五色笔一以授之。此后文思枯竭,人谓江郎才尽。

十五、咸

栽对植,薙对芟。二伯对三监。朝臣对国老,职事对官衔。鹿麌麌,兔毚毚。启牍对开缄。绿杨莺睍睆,红杏燕呢喃。半篱白酒娱陶令,一枕黄粱度吕岩。九夏炎飙,长日风亭留客骑;三冬寒冽,漫天雪浪驻征帆。


麌麌:兽群聚集貌。《诗经.小雅.吉日》:“兽之所同,麀麀麌麌。” 兔毚毚:《诗经.小雅.巧言》:“跃跃毚兔,遇犬护之。”注:毚兔,狡兔也,喻谗人。

梧对竹,柏对杉。夏濩对韶咸。涧瀍对溱洧,巩洛对崤函。藏书洞,避诏岩。脱俗对超凡。贤人羞献媚,正士嫉工谗。霸越谋臣推少伯,佐唐藩将重浑瑊。邺下狂生,羯鼓三挝羞锦袄;江州司马,琵琶一曲湿青衫。


袍对笏,履对衫。匹马对孤帆。琢磨对雕镂,刻划对镌镵。星北拱,日西衔。卮漏对鼎馋。江边生桂若,海外树都咸。但得恢恢存利刃,何须咄咄达空函。彩凤知音,乐典后夔须九奏;金人守口,圣如尼父亦三缄。


利刃:《庄子.养生主》:“庖丁为文惠君解牛。……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。”此即为“庖丁解牛”和“游刃有余”二成语之出典。 空函:《世说新语.黜免》载,晋代殷浩被废,在信安,终日恒书空作字,扬州吏民寻义逐之。窃视,惟作“咄咄怪事”四字而已。九奏:奏乐九曲。《书.益稷》:“箫韶九成,凤凰来仪。”注:“备乐九奏而致凤凰”。 三缄:三缄其口,见前注。  



(1)李渔-清代
  李渔(1611-1680),初名仙侣,后改名渔,字谪凡,号笠翁。汉族,浙江金华兰溪夏李村人。明末清初文学家、戏剧家、戏剧理论家、美学家。自幼聪颖,素有才子之誉,世称“李十郎”,曾家设戏班,至各地演出,从而积累了丰富的戏曲创作、演出经验,提出了较为完善的戏剧理论体系,被后世誉为“中国戏剧理论始祖”、“世界喜剧大师”、“东方莎士比亚”,是休闲文化的倡导者、文化产业的先行者,被列入世界文化名人之一。一生著述丰富,著有《笠翁十种曲》(含《风筝误》)、《无声戏》(又名《连城璧》)、《十二楼》、《闲情偶寄》、《笠翁一家言》等五百多万字。还批阅《三国志》,改定《金瓶梅》,倡编《芥子园画谱》等,是中国文化史上不可多得的一位艺术天才。

欢迎留言/纠错(共有信息0条)
网友留言
暂时没有相关的纠错或者留言评论信息!
增值区域
古文之家 www.cngwzj.com ICP备案: 渝ICP备08100657号-6
古文投稿联系方式 邮箱:keringing@qq.com QQ:82045022 电话:137零八365215 内容纠错可在文章后直接留言或者发邮箱等方式,谢谢合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