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文之家 访问手机版

贾谊的《过秦论·中篇》全文对照翻译及诗意

推荐专题:-
文字版小提示:由于文字版本不便于保存,所以文字版本未显示完全,建议下载图片版本保存,后期我们会提供word文档版本。

过秦论·中篇

两汉-贾谊

    天下之士,斐然向风。
    天下的士人顺服的慕风向往。
    自群卿以下至于众庶,人怀自危之心,亲处穷苦之实,咸不安其位,故易动也。
    从君卿以下直到平民百姓,人人心中自危,身处穷苦之境,到处都不得安静,所以容易动乱。

      秦灭周祀,并海内,兼诸侯,南面称帝,以养四海。
      秦统一天下,吞并诸侯,临朝称帝,供养四海。
    故三王之建天下,名号显美,功业长久。
    所以夏禹、商汤、周文王和周武王建立了国家,名号卓著,功业长久。
    赏罚不当,赋敛无度。
    赏罚不得当,赋税搜刮没有限度。
    夫寒者利裋褐,而饥者甘糟糠。
    受冻的人穿上粗布短袄就觉得很好,挨饿的人吃上糟糠也觉得香甜。
    既元元之民冀得安其性命,莫不虚心而仰上。
    这样一来,那些可怜的百姓就都希望能靠他安身活命,没有谁不诚心景仰皇上。
    故曰:“安民可与为义,而危民易与为非”,此之谓也。
    所谓“处于安定状态的人民可以共同行仁义,处于危难之中的人民容易一起做坏事”,就是说的这种情况。
    塞万民之望,而以盛德与天下,天下息矣。
    满足万民的愿望,以威信仁德对待天下人,天下人就归附了。
    借使秦王论上世之事,并殷、周之迹,以制御其政,后虽有淫骄之主,犹未有倾危之患也。
    假使秦王能够考虑古代的情况,顺着商、周的道路,来制定实行自己的政策,那么后代即使出现骄奢淫逸的君主,也不会有倾覆危亡的祸患。
    裂地分民以封功臣之后,建国立君以礼天下;
    割地分民,封赏功臣的后代,封国立君,对天下的贤士以礼相待。
    贵为天子,富有四海,身在于戮者,正之非也。
    尊贵到做了天子,富足到拥有天下,而自身却不能免于被杀戮,就是由于挽救倾覆局势的方法错了。
    虽有狡害之民,无离上之心,则不轨之臣无以饰其智,而暴乱之奸弭矣。
    那么即使有奸诈不轨的人,而民众没有背叛主上之心,图谋不轨的臣子也就无法掩饰他的奸诈,暴乱的阴谋就可以被阻止了。
    当此之时,专威定功,安危之本,在于此矣。
    在这个时候,应该保住威权,稳定功业,是安定,是危败,关键就在于此了。
    即四海之内皆欢然各自安乐其处,惟恐有变。
    如果天下到处都欢欢喜喜安居乐业,唯恐发生变乱。
    曰:近古之无王者久矣。
    回答是:近古以来没有统一天下的帝王已经很久了。
    夫兼并者高诈力,安危者贵顺权,此言取与守不同术也。
    实行兼并,要重视诡诈和实力,安定国家,要重视顺时权变:这就是说夺天下和保天下不能用同样的方法。
    然后奸伪并起,而上下相遁;
    于是奸险欺诈之事纷起,上下互相欺骗。
    天下嚣嚣,新主之资也。
    天下苦苦哀叫的百姓,正是新皇帝执政才能的表现。
    周室卑微,五霸既灭,令不行于天下。
    周王室力量微弱,五霸相继死去以后,天子的命令不能通行天下。
    若是,何也?
    为什么会像这样呢?
    约法省刑,以持其后,使天下之人皆得自新,更节修行,各慎其身;
    简化法律,减少刑罚,给犯罪人以把握以后的机会,使天下的人都能自新,改变节操,修养品行,各自谨慎对待自身;
    繁刑严诛,吏治刻深;
    使刑罚更加繁多,杀戮更加严酷,官吏办事苛刻狠毒。
    下虽有逆行之臣,必无响应之助。
    这样,天下即使出现叛逆的臣子,也必然没有人响应,得不到帮助力量了。
      今秦二世立,天下莫不引领而观其政。
      当今秦二世登上王位,普天之下没有人不伸长脖子盼着看一看他的政策。
    蒙罪者众,刑戮相望于道,而天下苦之。
    蒙受罪罚的人很多,道路上遭到刑戮的人前后相望,连绵不断,天下的人都陷入了苦难。
    百姓困穷,而主不收恤。
    百姓穷困已极,而君主却不加收容救济。
    是以陈涉不用汤、武之贤,不借公侯之尊,奋臂于大泽,而天下响应者,其民危也。
    因此陈涉不凭商汤、周武王那样的贤能,不借公侯那样的尊贵,在大泽乡振臂一呼而天下响应,其原因就在于人民正处于危难之中。
    天下多事,吏不能纪;
    国家的事务太多,官吏们都治理不过来;
      二世不行此术,而重以无道:坏宗庙与民,更始作阿房之宫;
      二世不实行这种办法,破坏宗庙,残害百姓,比始皇更加暴虐无道,重新修建阿房宫。
    秦离战国而王天下,其道不易,其政不改,是其所以取之守之者无异也。
    秦经历了战国到统一天下,它的路线没有改,他的政令没有变,这是它夺天下和保天下所用的方法没有不同。
    向使二世有庸主之行而任忠贤,臣主一心而忧海内之患,缟素而正先帝之过;
    如果二世有一般君主的德行,任用忠贞贤能的人,君臣一心,为天下的苦难而忧心,服丧期间就改正先帝的过失。
    虚囹圄而免刑戮,去收孥污秽之罪,使各反其乡里;
    把牢狱里的犯人放出来,免去刑戮,废除没收犯罪者妻子儿女为官家奴婢之类的杂乱刑罚,让被判刑的人各自返回家乡。
    是以牧民之道,务在安之而已矣。
    因此统治人民的方法,就是要专心致力于使他们安定罢了。
      秦王怀贪鄙之心,行自奋之智,不信功臣,不亲士民,废王道而立私爱,焚文书而酷刑法,先诈力而后仁义,以暴虐为天下始。
      秦王怀着贪婪卑鄙之心,只想施展他个人的智慧,不信任功臣,不亲近士民,抛弃仁政王道,树立个人权威,禁除诗书古籍,实行严刑酷法,把诡诈权势放在前头,把仁德信义丢在后头,把残暴苛虐作为治理天下的前提。
    今秦南面而王天下,是上有天子也。
    如今秦皇南面称帝统治了天下,这就是在上有了天子啊。
    孤独而有之,故其亡可立而待也。
    秦王孤身无辅却拥有天下,所以他的灭亡很快就来到了。
    此言劳民之易为仁也。
    这就是说劳苦人民容易接受仁政。
    轻赋少事,以佐百姓之急;
    减轻赋税,减少劳役,帮助百姓解除急困;
    发仓廪,散财币,以振孤独穷困之士;
    打开仓库,散发钱财,以赈济孤独穷困的士人;
    是以诸侯力政,强凌弱,众暴寡,兵革不休,士民罢弊。
    因此诸侯凭着武力相征伐,强大的侵略弱小的,人多的欺凌人少的,战事不止,军民疲惫。
      故先王者,见终始不变,知存亡之由。
      所以古代圣王能洞察开端与结局的变化,知道生存与灭亡的关键。
    是二世之过也。
    这就是二世的错误。

翻译作者:此翻译收集整理至网络,原作者不详,翻译版权归原作者。
更多 诗意

  秦统一天下,吞并诸侯,临朝称帝,供养四海。天下的士人顺服的慕风向往。为什么会像这样呢?回答是:近古以来没有统一天下的帝王已经很久了。周王室力量微弱,五霸相继死去以后,天子的命令不能通行天下。因此诸侯凭着武力相征伐,强大的侵略弱小的,人多的欺凌人少的,战事不止,军民疲惫。如今秦皇南面称帝统治了天下,这就是在上有了天子啊。这样一来,那些可怜的百姓就都希望能靠他安身活命,没有谁不诚心景仰皇上。在这个时候,应该保住威权,稳定功业,是安定,是危败,关键就在于此了。

  秦王怀着贪婪卑鄙之心,只想施展他个人的智慧,不信任功臣,不亲近士民,抛弃仁政王道,树立个人权威,禁除诗书古籍,实行严刑酷法,把诡诈权势放在前头,把仁德信义丢在后头,把残暴苛虐作为治理天下的前提。实行兼并,要重视诡诈和实力,安定国家,要重视顺时权变:这就是说夺天下和保天下不能用同样的方法。秦经历了战国到统一天下,它的路线没有改,他的政令没有变,这是它夺天下和保天下所用的方法没有不同。秦王孤身无辅却拥有天下,所以他的灭亡很快就来到了。假使秦王能够考虑古代的情况,顺着商、周的道路,来制定实行自己的政策,那么后代即使出现骄奢淫逸的君主,也不会有倾覆危亡的祸患。所以夏禹、商汤、周文王和周武王建立了国家,名号卓著,功业长久。

  当今秦二世登上王位,普天之下没有人不伸长脖子盼着看一看他的政策。受冻的人穿上粗布短袄就觉得很好,挨饿的人吃上糟糠也觉得香甜。天下苦苦哀叫的百姓,正是新皇帝执政才能的表现。这就是说劳苦人民容易接受仁政。如果二世有一般君主的德行,任用忠贞贤能的人,君臣一心,为天下的苦难而忧心,服丧期间就改正先帝的过失。割地分民,封赏功臣的后代,封国立君,对天下的贤士以礼相待。把牢狱里的犯人放出来,免去刑戮,废除没收犯罪者妻子儿女为官家奴婢之类的杂乱刑罚,让被判刑的人各自返回家乡。打开仓库,散发钱财,以赈济孤独穷困的士人;减轻赋税,减少劳役,帮助百姓解除急困;简化法律,减少刑罚,给犯罪人以把握以后的机会,使天下的人都能自新,改变节操,修养品行,各自谨慎对待自身;满足万民的愿望,以威信仁德对待天下人,天下人就归附了。如果天下到处都欢欢喜喜安居乐业,唯恐发生变乱。那么即使有奸诈不轨的人,而民众没有背叛主上之心,图谋不轨的臣子也就无法掩饰他的奸诈,暴乱的阴谋就可以被阻止了。

  二世不实行这种办法,破坏宗庙,残害百姓,比始皇更加暴虐无道,重新修建阿房宫。使刑罚更加繁多,杀戮更加严酷,官吏办事苛刻狠毒。赏罚不得当,赋税搜刮没有限度。国家的事务太多,官吏们都治理不过来;百姓穷困已极,而君主却不加收容救济。于是奸险欺诈之事纷起,上下互相欺骗。蒙受罪罚的人很多,道路上遭到刑戮的人前后相望,连绵不断,天下的人都陷入了苦难。从君卿以下直到平民百姓,人人心中自危,身处穷苦之境,到处都不得安静,所以容易动乱。因此陈涉不凭商汤、周武王那样的贤能,不借公侯那样的尊贵,在大泽乡振臂一呼而天下响应,其原因就在于人民正处于危难之中。

  所以古代圣王能洞察开端与结局的变化,知道生存与灭亡的关键。因此统治人民的方法,就是要专心致力于使他们安定罢了。这样,天下即使出现叛逆的臣子,也必然没有人响应,得不到帮助力量了。所谓“处于安定状态的人民可以共同行仁义,处于危难之中的人民容易一起做坏事”,就是说的这种情况。尊贵到做了天子,富足到拥有天下,而自身却不能免于被杀戮,就是由于挽救倾覆局势的方法错了。这就是二世的错误。

    欢迎留言/纠错(共有信息1条))

    网友留言
    古文之家 www.cngwzj.com ICP备案: 渝ICP备08100657号-6
    古文投稿联系方式 邮箱:cngwzj@foxmail.com 本站非赢利组织,为个人网站,所有内容仅供学习和交流,如无意间侵权,请联系告知,立马删除。